農民工返鄉與回流:“經歷了疫情,掌握一門技能愈加重要”

2020-06-11 21:36:41 來源:中人社傳媒 作者:黃林鳳

分享至手機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返鄉留鄉農民工增多,農村就業形勢比較嚴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劉煥鑫日前表示,人社部、農業農村部采取了一系列舉措積極推動擴大就業,目前已取得階段性成效。截至5月底,已安排返鄉農民工就地就近就業800多萬人。

即便如此,因產業鏈條接續不暢,特別是服務業復工復市滯后,一線用工需求減少,不少返鄉農民工仍滯留鄉村。此外,部分企業復工復產后,因市場消費不足,出現開工不達產情況;特別是受國外疫情持續蔓延影響,部分外貿企業、制造企業訂單取消較多,出現停工限產、裁員降薪,一些已返崗農民工不得不再次返鄉。以上現象受到社會廣泛關注。

彷徨的返鄉普工

初夏,陽光明媚,張毅偉坐在老家的菜地旁曬著太陽,陽光灑在他的臉上,映出來的卻仍然是滿臉的焦慮和無奈。今年33歲的張毅偉是一名流水線上的農民工,在廣東各大電子廠輾轉工作已十幾年時間。

他對中人社傳媒記者介紹,平時的五月,他正在電子廠的流水線上操作著各種機器、或在倉庫搬貨、配貨、發貨等。這些年,隨著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不斷上漲,廣東等沿海地區的工廠紛紛移至泰國、印度尼西亞等勞動力更低廉地區。早在疫情發生之前,張毅偉就知道,他可能快失業了,畢竟,沒有一項核心技能來應對工廠裁員給自己帶來的風險。

由于父母離異,高中畢業后他便獨自一人走向了赴廣進廠之路。“這些年換過十幾家工廠,基本都住廠里的宿舍,在廠里食堂吃飯,都是兩點一線的生活。”張毅偉說,這些年,自己每月的工資在四五千元左右,如果加班趕工可能會到五六千元,但隨著越來越多工廠引進電子設備,廠里的工人們也不斷被裁員,有的回到了老家自己做點小生意,有的陸續去了別的城市繼續進廠。

今年疫情發生后,張毅偉所在的工廠由于訂單的交付延遲,廠內的資金鏈也出現了系列問題,領導層不得已解雇了很多的普工,也包括張毅偉在內。

回到老家懷化市辰溪縣后,他開始到處找工作,但都沒有合適的崗位。“老家沒有發達地區城市的工作機會多,這些年自己也沒積累什么核心技能,缺乏競爭力。經歷了疫情,我越來越發現,擁有一項核心技能有多重要。”張毅偉無奈,家里剛出生小孩的奶粉錢都讓他發愁。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我國80后青年農民工超過農民工群體總量一半,他們中大多數都是以外出務工為最主要收入來源,受疫情的影響較大,讓他們的家庭面臨巨大經濟壓力。而這次疫情中被裁掉的。大部分都是容易被替代的普工,有技術的工人基本都能保留下來。

“殺手锏”讓他回鄉也不怕

與張毅偉不同,農民工周軍是返城復工后又回流農村的代表。

疫情發生后,在衡陽老家待業了兩個月的周軍被當地政府包車送往了東莞復工。“工作不到一個月,國外的疫情就越來越嚴重了,導致這些國家在東莞外貿加工企業的訂單大批量地暫?;蛘呷∠?,甚至是暫停一切合作關系。”周軍說,其所在的工廠就是做對外進出口貿易的,他也因此被下崗了。

據悉,東莞作為靠外貿加工業為主的移民城市, 80%以上的企業都是靠外貿加工支撐,是國際上有名的“外貿工廠”。而隨著國外疫情的不斷發酵,很多外貿企業都不得已暫停了與各國商家的合作關系。

實際上,不僅僅只是東莞受到國外疫情不斷蔓延的影響,從我國海關4月份公布的數據來看,國內的出口總額同比減少了13.3%。而從權威機構對部分外貿企業進行調查的情況來看,45.6%的外貿企業表示受到了疫情的嚴重沖擊,紛紛降低產能或不得已裁減員工。

基于此,很多外貿工廠給員工放起了長假或進行栽員。“與其說是放長假,其實還是裁員,大家都紛紛另尋他路了。”周軍買了一張從東莞到衡陽的綠皮火車票,回了老家。

回家后,不到半個月,周軍便找到了自己的新工作,在衡陽縣一家家具廠內干自己的老本行——噴漆。“上漆的時候,內行人都知道有一個接觸角,這個接觸角就是在噴涂素材表面固體和油漆的液體接觸面之間的夾角,正確地把握好這個夾角,讓它變得越小越好,這樣噴出來的漆面很薄也很平整,成品就更好看。”說起噴漆,周軍頗有自己的一套“研究”。他說自己這些年來把這一項技能學得比較精細,正因如此,即使回到家鄉,他也不愁找不到工作,很多工廠都需要他這樣“有技術含量”的農民工。

“這些年學的噴漆技術,是我在疫情期間能保住飯碗的‘殺手锏’。”周軍坦言,現在他供職的廠內,也已經引進了一些噴漆機器,為了讓自己緊跟行業發展的步伐,他已經申請學習操作這類機器,以提升自己的技能。

沒有技能也有“機會”

返鄉或回流的農民工中,有張毅偉這類因缺乏核心技能而仍然待業在家的農民工,也有周軍這類因身懷技能而不被疫情所累的農民工。“農民工因疫情影響,往往會面臨技能不足等問題,這就需要政府來提供服務。”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部部長葉興慶認為,要加大對農民工再就業培訓和返鄉創業支持力度,應盡快推出農民工轉崗再就業培訓項目,幫助農民工盡快適應各種產業技能要求。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中國農村發展研究院國際院長陳志剛日前也表示,當下,約有2500萬農民工會因為新冠疫情而失業,占所有農民工的比例約10%,接下來各方面的政策需要特別關注農民工領域。

針對上述問題,人社部近日印發《農民工穩就業職業技能培訓計劃》,決定在今、明兩年開展大規模、廣覆蓋和多形式的職業技能培訓,計劃以在崗農民工、城鎮待崗和失業農民工、農村新轉移勞動力、返鄉農民工、貧困勞動力等為主要培訓對象,每年培訓農民工700萬人次以上。

在湖南,也在開展專門針對農民工群體的技能培訓,培訓主體涵蓋農村新成長和擬轉移就業農民工、在崗農民工、農業職業經理人等。如株洲為了讓更多勞動者特別是農民工長技能、好就業,已共開展職業技能培訓學員11673人,申請職業技能補貼有3615人;張家界市則從2月初到5月中旬,共有包括632位農村轉移就業農民工在內的勞動者和建檔立卡貧困勞動者接受人社部門的職業技能培訓。

而在衡陽,為幫助失業農民工就業的最大扶貧車間于近日落地衡陽縣,該扶貧車間占地1800余平方米,投入針車生產線8條,需要人員300多人,目前車間已經投產運營。“重點為返鄉待業在家的農民工提供就業崗位,目前已提供搬運工等在內的職位300余個,屆時,還將提供統一的技能培訓服務。”該車間負責人表示。

“在外務工漂泊了很多年,也無技能,回到老家進入扶貧車間,還能享受到職業技能培訓,以后應該不會在疫情等突發災難面前擔心吃飯問題了。”前來應聘的農民工劉昭對中人社傳媒記者坦言。

【編輯】林零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