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湖南民生網 > 民生要聞 > 抗疫

中醫朱瑩:越戰疫越自信

2020-06-11 18:51:06 來源:中人社傳媒 作者:易巧君 黃娟娟

分享至手機

中人社傳媒記者 易巧君 通訊員 黃娟娟

葳蕤初夏,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內,熱烈的陽光打在綠油油的香樟樹葉上,沐浴著星星點點光斑行走的記者,恍然覺得正經歷一場讓人神清氣爽的“中藥森林浴”。

然而,記者接下來卻發現,眼前的該院副院長朱瑩,口鼻上戴著的普通醫用口罩竟略顯寬松,眼鏡片下的膚色還有點暗黃,不禁開口問:“以前您就這么瘦嗎?”

“我也是回來才發現自己體重掉了14斤,如今近兩個月過去還長回3斤了。”朱瑩笑著回答,“經歷這樣的大戰疫,這點小變化是正常的。我更開心的是,由此看到了家人之變、患者之變、中醫藥事業之變。”

朱瑩(前排右一)帶領部分隊員在方艙醫院工作。

平日不愛說話的兒子

寫詩送行并緊緊擁抱了她

“九省通衢災疫起,神州罹難揚子哀。家母受命懸壺去,濟世何須是男兒?”詩以言情,朱瑩的兒子是一位金融工作者,因為堅定地選擇了與父母不同的事業之路,平日里與家人的交流并不太多。

可他在得知母親將前往武漢馳援后,卻是“翻來覆去”整晚都沒睡著;而他的父親在確定妻子已接受上級安排后,則開始焦躁不安地“各種念叨”。朱瑩告訴記者,她是2月8日上午11點接到通知,由她擔任第三批援助湖北國家中醫醫療隊(湖南)隊長,當時她的腦袋也是“一片空白”。

我國歷史上的大疫時期,常常也是中醫藥的“高光時刻”。朱瑩作為一位有30多年從業經歷的中醫人,初始便高度關注這場史無前例的疫情,并暗自下決心“應有大作為”??墒?,她第一時間卻沒有請戰去疫情震中武漢,而是遞了去市州戰疫的申請。

“我家情況很特殊,我的婆婆因腦溢血已是植物人狀態;我的母親因為結腸癌也陷入了昏迷,就在出發的前幾天還因為突發痰堵塞氣道接受了搶救,也即隨時可能出現各種緊急狀況。”朱瑩告訴記者,老公和兒子則還為她的身體擔心,因為她不但肩周炎、椎間盤突出嚴重,而且多年來白細胞值都偏低,免疫力低下,“幾乎每年的重流感都沒躲過去”。

但上級“點名”依據充分。朱瑩,博士,主任醫師,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博士后導師,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第六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指導老師,第二批全國優秀中醫臨床人才優秀學員——該項目有中醫界的“黃埔軍校”稱譽。

“一線需要中醫,我責無旁貸;國家隊點將戰疫,我不能退縮。我有困難,別人也有困難,這個口子不能輕易開,這個頭我帶不得。”朱瑩說自己也是經歷“輾轉反側”后,才堅定地接下了這個組織任務。

2月10日,送行的車站,朱瑩的兒子送給了她兩首自作的加油鼓勁的詩。“兒子說這是特殊時期,他理解媽媽的選擇,還第一次緊緊地抱起了我。”朱瑩笑著說,她很開心得到家人的理解。后來在武漢的日子,“每天,兒子比老公都急切地希望和我視頻呢”。

朱瑩在方艙醫院查看患者舌相。

完全抗拒中醫藥的患者

成為新冠康復首批出院人

歷經艱難抉擇,朱瑩終于來到武漢,卻接連數日被“擋”在了首個全中醫方艙醫院江夏方艙醫院外。

“除了開始因方艙醫院尚未開啟,大家一起接受培訓,后來他們又考慮到我已57歲,免疫力也不好,便安排我在艙外在線答疑、審核出院、日常管理等。”朱瑩說那些不能直接看到病人的日子,她“如坐針氈”,都要“抑郁”了。

另外,她也發現方艙初始使用的是“統方”,即所有病人喝相同的中藥,大部分醫護人員做的僅是“發藥”工作。“這些是經治醫生就可以完成好的工作。”朱瑩說她那時都有點懷疑自己來武漢到底有什么價值。

而與此同時,被安排至江夏方艙醫院的不少確診患者對中醫診療存在抵觸情緒,外界關于中醫僅是“心理安慰”“慢郎中”等質疑也暗流涌動。

“我在武漢做的最正確決定就是:果斷要求進艙,果斷施行‘一人一方’治療。”語調柔和的朱瑩,說這話時聲音不自覺提高了分貝,而且字字鏗鏘。

2月26日上午10時,江夏方艙醫院的23名患者經過嚴格醫學檢查后,被判定達到出艙標準,痊愈出院。52歲的胡女士便是這首批出院的患者中一員,朱瑩是她所在的病區負責人。

“這真的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患者,她起初對于中醫藥治療十分抗拒,一度守在醫護人員辦公室不走,強烈要求換到別的醫院。”如今,朱瑩說起當時的場景,已有了微笑和自豪的表情。

胡女士接受采訪時也表示:“現在想都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之前對中醫一無所知,加上老公一直建議我吃抗病毒藥,所以開始很抗拒中醫治療。但是在服藥三四天之后,沒想到恢復效果非常明顯,還能起身跟醫護人員一起打八段錦了。以后誰跟我說中醫沒有用,我跟誰急。”

據了解,胡女士是從泰國旅行回來后確診,同行的老公也被感染。她痊愈出院時,其老公尚在另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對于胡女士,我除了通過給其診脈、看舌相等有針對性調整中藥湯劑,還指導醫護人員為其施行了穴位敷貼、耳穴壓豆等,有效緩解了她的厭食、焦躁等癥態,進而也使得其新冠肺炎病情得到迅速改善。”朱瑩說。

左起:詹敏、賀良鋒、易琴、涂麗、朱瑩、戴飛躍、李妲、朱志文、申艷濤、鄧海霞。

中醫藥診所病人更多了

下輩子仍然要選擇學中醫

共收治113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97人,治愈率85.84%,且無1例轉重癥,也無1例在治療中轉院,國家援鄂抗疫中醫醫療隊(湖南)榮獲“全國衛生健康系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進集體”稱號。

中醫“湘軍”的這份成績單閃耀江夏,朱瑩說起來也是滿滿的自豪,“要不是到了關艙時間,后面進來的十余位患者也會痊愈,治愈率定會達到90%以上”。

“前不久我和部分中醫同行分享抗疫經驗,他們都說如今中醫藥診所病人更多了。”朱瑩開心地告訴記者,這次國家領導的戰疫行動,不但讓他們切實增強了“制度自信”,而且切實增強了“中醫自信”“文化自信”。她相信我國博大精深的中醫藥文化,一定會被越來越多人接受和喜愛。

朱瑩說,中醫對于自己,真的是“越學習,越熱愛;越實踐,越篤信”,她“下輩子仍然要選擇學中醫”。

因為選擇學習中醫而滿心自豪的還有朱瑩的許多學生。一位今年研究生考試取得411分好成績的學生,得知自己順利錄取到朱瑩門下,給她發來信息說自己“感動到哭泣”。

還曾有一位十分聰明的女生,卻常缺席課堂、隨診,最常做的是在宿舍睡大覺。面臨退學的她,后來被轉至朱瑩門下。朱瑩爐火純青的“望診”技術,一下便發現了她的抑郁問題,后再經詳細“問診”,得知其與父母矛盾積累已久,有自暴自棄傾向。

朱瑩于是請來她的父母細細溝通,最后大家同意施以“休學一年”處方。女生復學時,不但帶來了全新的自己,還帶來了熱烈的愛情。“如今,她已是河北石家莊當地小有名氣的中醫師,并且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朱瑩說,該女生經常跟她說幸虧選擇了學習中醫,而這應該也得益于她“先成人,再成才”的中醫教育理念。

“先醫己,再醫人。”是朱瑩的另一教育理念,她說自己當初被父親“強迫”學習中醫時,也曾以自己的方法去抵制,直到被首次學期考試那慘不忍睹的成績激起了“不甘”,方逐漸進入學習中醫正途,并越走越寬敞。

朱瑩說此次武漢戰疫,也是對她自己的一次難得的挑戰與歷練。她能把那從80公里外運來的冷硬得成坨、變色的飯菜,全部塞進肚子;能將框得密不透氣的護目鏡、層層裹在身上的防護服,一套就是至少3個小時直至擰得出水……年近花甲的她還可以扛得下如此戰疫重壓,以后她必將繼續堅守最愛的中醫臨床,希望能用自己的中醫藥知識守護更多人的健康。

【編輯】依孜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