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湖南民生網 > 民生要聞 > 頭條

“全民擺攤”時代:個體自救還是群體狂歡

2020-06-11 14:39:50 來源:中人社傳媒 作者:張丹妮 李娜 周純

分享至手機

#問卷調查

“地攤經濟”面面觀:“日入千元”沒那么簡單

不起眼的地攤給經濟社會發展重新注入了活力和生機,但與此同時,如何有效做好管理服務工作,也在時刻考驗著城市管理部門的智慧。

熱議之后,有多少“后浪”借勢涌入這個行當?對那些常年從事地攤經營的“前輩”而言,他們最大的苦惱是什么?“全民擺攤”風潮究竟帶來了哪些改變?近日,本報記者向長沙市內198名地攤經營者發放調查問卷,試圖從中一窺端倪。

從事地攤經營的時間

疫情發生前從事的工作

近3成攤主系兼職從業

調查表明,有63.41%的受訪者從事地攤經營在1年以上,其中經營時間在5年以上的超過20%。受疫情影響,有36.59%的受訪者近期才加入其中,有24.39%的經營者表示這是他們的兼職。

24歲的呂熊目前就職于營銷行業,工作之余,他和另外兩名朋友支起了地攤,販賣泡泡機等小玩具。“不到一周時間,1000多元的投入基本賺回來了。下午5點多出門,晚上9點收工回家,這一天過得很充實。”

因為學校暫時沒開學,大一學生彭澤也在離家不遠的商場擺攤賣兒童玩具,“一個晚上也能賣出百十來塊錢,挺有意思的”。

“開店成本太高了,吃飯都會成問題。”疫情之后,雖然還是在做經營了6年多的鹵味,但劉麗輝將門面變成了小推車。數據顯示,新近從事地攤經營的人群中,有26.67%的人原本是個體商戶,能夠節省成本是他們選擇地攤的首要原因。

地攤經濟熱潮對生意的影響

當下從事地攤經營有哪些苦惱(多選)

資深經營依然有苦惱

年輕人眼中的地攤經濟熱火朝天,但從事多年的資深經營戶卻沒有感受到這種氛圍。數據顯示,39.02%的經營者認為生意沒什么變化,僅有21.95%的經營者認為顧客更多、生意變好了。

“之前只有我一個人賣手抓餅,現在已經有4個同類攤位了。”在人流密集的萬家麗廣場,李女士已經擺攤3年多了,疫情發生后,她發現身邊的競爭者多了不少。

在“從事地攤經營的苦惱”方面,“競爭變大”和“收入影響大”占據排名前兩位。湖北籍經營者陳燕告訴記者,她基于手機微信收款數據做過統計,發現上個月沒有一天收入超過300元,而在疫情發生前,其單日最高營業額曾經達到了500元。

調查過程中,56.1%的經營者表示一天的營業額在100元至300元之間,29.27%的經營者日營業額不到100元,僅有14.63%的經營者日營業額收入超過300元。

地攤經營平均一天的營業額

受訪者受教育情況

從事地攤經營的原因(多選)

地攤經營技巧的學習渠道

學歷或成轉行升級門檻

小周是記者遇到的為數不多的90后全職地攤經營者。她的手機配件攤位設在開福區揚帆小區附近,初中畢業后,她一直在哥哥的數碼店里幫忙,去年下半年開始獨立經營。“以前想著擺攤比較自由,不需要很高的成本,但真正做起來才發現收入還不如之前高。”

小周也想過轉行,但學歷是她最大的擔心。數據顯示,58.54%的地攤經營者是初中或小學畢業,自學或沒有學習技能便參與經營的從業者比例超過6成。高中以上學歷人數僅占24.39%,而這還是不少高學歷人群全職或兼職入行后拉升的數據。

“擺地攤看上去簡單,其實日常進貨、經營的工作量不比開店輕松。”呂雄認為,上班族將地攤作為副業的性價比其實不高,如果沒有足夠的精力和熱情很容易放棄。

長期從事地攤經營的意向

最希望得到哪些支持與幫助(多選)

盼望城管執法更柔和

那么,廣大地攤從業者最希望得到哪些外界的支持與幫助呢?在本次調查中,“相關部門執法時更加柔和靈活”以63.41%的得票率遙遙領先,有48.78%的受訪者希望相關職能部門加快明確店外經營具體措施。

近日前往黃興廣場附近發放問卷時,記者發現上周原本人頭攢動的地攤基本消失不見,為數不多的幾位經營者一邊招攬生意,一邊隨時警惕城管執法隊員突擊檢查。對此,長沙市城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柔性執法不等于允許隨意擺攤,市外占道經營不能影響市容市貌與公共交通安全。

“以前城管抓住一次罰款500元,還要扣車?,F在好多了,只要我們配合,基本不會處罰。”陳燕說,雖然自己沒有詳細了解國家政策,但她還是能感受到眼下各部門對包括自己在內的靈活就業人員的關心與幫助。“希望政府能支持繼續我們,等再過幾年賺夠了本金,我就去租一個門面開快餐店或者粉店。”

#網民互動

如果去擺攤 你想賣什么

“地攤經濟”的回歸,為很多人解決了生活方面的燃眉之急。擺攤有哪些訣竅?什么商品最好賣?隨著這類話題討論持續升溫,不少網友紛紛表示希望從中分得一杯羹。

6月3日,頭條新聞在新浪微博發起了主題為“如果讓你去擺地攤最想賣什么”的投票,累計參與投票人數達6萬人次。超過50%的網友選擇小吃攤,其次則是書攤、服裝、手機貼膜等。

網友@Yechicken-認為,擺攤無非是賣些吃的、玩的、用的。如果他去擺攤會選擇賣書,因為目前賣書的攤位不多,市場競爭力較強,而且還能結交到很多愛書的朋友。

網友@清清的年華表示,手機是現代生活的必需品,賣手機配件或者為手機貼膜,投入不大、收益不錯。不過現在同類攤位較多,不管是從產品還是銷售策略上,都要有區別于他人的地方。

與之相比,網友@聶安平的想法算得上另辟蹊徑,他希望自己的攤位可以賣人們平時不太能買到的冷門實用商品,但不確定這樣做會有怎樣的前景。

網友@白云愛吃土豆則坦言,小吃生意一直都有不錯的利潤空間,諸如煎餅、燒烤、牛雜、章魚小丸子等食品制作成本低、易上手,非常適合新手擺攤。如果定價合理、味道夠好,消費者是愿意重復光顧和消費的。

記者通過數日走訪發現,長沙目前允許擺放流動攤位的幾條街道中,小吃攤位超過8成。不少消費者也向記者反饋,小吃、日用品和服裝等品類排名靠前,價格通常在10到50元之間。

根據百度搜索大數據,過去一周圍繞“擺攤技巧”等內容搜索熱度同比暴漲655%,為近10年來最高值。“擺攤技巧”對90后吸引力最大,超過53%的關注者為90后。不同于行動力最強、關注具體技巧的90后,80后更加“理論派”,對“地攤經濟”的搜索興趣是所有年齡層中最高的。

同時,該數據還指出,近30天,兒童玩具、小吃、充電寶、貼膜等成為地攤商品熱門搜索詞。此外,“10元3樣地攤貨批發”“汽車后備箱擺地攤”“擺地攤怎么找貨源”等是網民熱搜的主要內容。

#記者觀察

松綁后的“地攤經濟”:人間煙火氣 最撫凡人心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釋放“地攤經濟”活力成為熱議話題。李克強總理近日在山東煙臺考察時再次強調,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中國的生機。

據統計,全國個體工商戶數量為8000萬戶,可帶動3億人口就業。在就業形勢嚴峻的大環境下,從嚴管到松綁,地攤經濟的火爆昭示了中國社會蓬勃不息的發展活力,也是中國城市發展走向注重文明有序治理的良好契機。

站在風口上揚眉吐氣需時日

長沙汽車西站進站口附近,一臺專賣水果的小推車已經在這里經營了好幾年。攤主彭女士常年戴著帽子,以掩蓋其臉上因燒傷留下的疤痕。8年前,彭女士在一場意外火災事故中被燒傷。這些傷疤的存在,使得原本在餐飲店工作的她被雇主辭退。困頓之下,她把目光投向了不需要大額投入的流動小推車。

彭女士告訴記者,她每隔兩天就要凌晨騎電動車過湘江批發一次水果。“疫情影響還是蠻大的,今年我3月份才出攤,現在一天也就賺個100多塊。”

流動攤位經營場所不固定,受外部環境影響較大。記者走訪長沙多個地鐵車站、學校、社區等人流量大的場所,隨機采訪了20多位地攤經營者,得知他們如今站在“地攤經濟”風口之上,卻沒有外界想象的那樣“乘風破浪”,而是仍在面對疫情之后的種種挑戰。

“學生沒開學,流動人口也少了很多,收入降低了一倍還不止。”在長沙學院附近開早點鋪的蔣阿姨告訴記者,即使疫情已趨于平穩,但她的生意要想恢復正??赡苓€需要幾個月。

“90后女子業余時間擺地攤日賺4000元,買一輛奧迪獎勵自己;大排檔業主每天收入3萬多元……類似通過擺地攤實現所謂‘暴富奇跡’并不符合經濟學上投資與收益的規律,在現實生活中也不常見。”湖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朱國瑋說,“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各類小店數量約為1億家,帶動了3億人就業。從事地攤經營的群體大多來自社會底層,疫情給他們帶來的影響很有可能是致命的。怎樣幫助他們渡過難關,是我們關注地攤經濟的原因之一。”

為小攤固巢守住城市煙火

“你是在找那個推車賣手撕雞的妹子嗎?她現在已經不用推車做生意啦。”家住長沙市南門口上碧湘街的張阿姨正在與人交談,她提到的那個“妹子”叫沈靜。

沈靜做手撕雞的手藝得自媽媽的“真傳”,媽媽退休后,她與丈夫接手了這份家業。“開店的成本太高了,從我媽媽到我們,一直都是推三輪車出來做生意。因為沒有固定場所,‘回頭客’經常找不到我們。”去年,沈靜的父親患中風住院,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需要指望這個小攤生活。

得知情況后,沈靜所在的社區為其在家門口申請了一個固定攤位。“以前最怕下雨天,一出攤就是外面下大雨,車里下小雨?,F在不僅不用擔心淋雨,而且夏天可以吹風扇,冬天可以用取暖器驅寒了。”

上碧湘街街道主任鄭璇告訴記者,包括沈靜在內的流動攤位經營者之所以能夠申請攤位,得益于該社區從去年10月起對流動攤販進行規范管理。上碧湘街位于長沙市中心區域,轄區內有1500多戶常住居民。“一方面占道經營影響交通、污染環境,噪音擾民等問題嚴重;另一方面這些經營者大多系低收入困難群體,硬性驅趕也缺乏人文關懷。”鄭璇表示。

為解決這一問題,去年在天心區城管辦組織協商下,街道商戶一致投票同意成立南門口市場民主自治委員會,攤販只需主動去街道報備,簽訂安全文明經營承諾書即可申請攤位。

與上碧湘街在疫情發生前即開始關注地攤管理不同,長沙市先鋒街道老甫沖路流動攤販臨時規范點則是在今年全國兩會結束后新鮮“出爐”的。該街道發布了《臨時規范點文明公約》《臨時規范點管理制度》,創新了一套“五統一”(統一劃線、統一準入、統一編號、統一管理、統一收集廢棄垃圾)管理法,確保管理工作落實到位。

“通過流動攤販規劃點吸引市民出來消費,可以讓城市更有煙火氣、更加溫暖。”先鋒街道辦事處主任陽海波說。

天心區城管局負責人介紹,全區開放馬路市場、露天市場的5條街道現已設置1226個流動攤點,解決了3000多人的就業問題。這幾天,長沙市城管督查大隊副隊長羅冰把天心區地攤試點區都走了一遍,發現地攤管理中還存在一些問題,“比如怎么規范電動車停放、地攤擺放的整潔度等等”。

此外,一則“城管打電話喊商販去擺攤”的新聞近日引發不少人關注。長沙市城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長沙市尚未發布與地攤管理相關的通知,設立地攤規范點還處于試點階段,尚未大范圍動員小商販到指定地點擺攤經營。

對于當下這波“全民擺攤”的輿論熱潮,朱國瑋也表明了他的看法。“地攤經濟和餐飲行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以大排檔這種經營模式為例,其本身還承擔著房租、人工及原材料的前期投入,對于從業者自身的專業技能也存在一定的要求。雖說地攤經濟適合于不同層次的人,但無論全職還是兼職,從業者應當作出全面、理性的判斷。”

【編輯】丸子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